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济南能根治白癜风的偏方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18 18:54:28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济南能根治白癜风的偏方,寿光白癜风医院,玛沁白癜风医院,广饶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新疆白癜风医院,灵台白癜风医院,吉木乃白癜风医院

烈日炎炎似火烧

今天,今夏入伏第一天

全市最高气温达到了38.6℃

记者拿出手机,准备在工地拍照,结果手机罢工了。

(上图说明)

大多数人恨不得宅家

吹着空调吃着瓜

可是

这群人不得不

在高温下经受“烤”验

高温持续,城市建设的热度不减。今年,我市几百个重点项目开工建设,台州正在绘就崭新的蓝图。



如果说,一个城市的发展是一个不舍昼夜、跨越赶超的巨人,那如火如荼建设中的重点工程项目,就是巨人笔直挺起的脊梁,建设者如同巨人的肌理。城市日新月异的发展离不开建设者,他们在用一滴滴汗水浇筑着台州的美好明天。



记者兵分多路走进重点工程,跟随建设者的身影,一起在高温下劳动一天,体验他们的工作环境,感受高温下他们经受的“烤”验。

项目介绍

去年年底,椒江区提出打造“一江两岸”新目标,重唤老城区活力。根据规划,“一江两岸”总面积67平方公里,北起椒北快速路,南至黄椒路—云西路,西起椒江区界、东至椒江二桥,涉及椒江5个街道。未来,椒江南北两岸将呈现出两种不同特质的滨江景观带。南岸重点展示都市亲水的人文活力,北岸则体现绿色生态的自然特质。



其中,葭沚水城、江岸尚城作为今年“一江两岸”开发建设主战场,涉及土地面积约7180亩,相关单位和企业380家,民房7112户,而葭沚区块征迁工作,是压在葭沚水城征迁指挥部工作人员肩上的重担。

记者体验



早上8点,葭沚水城征迁指挥部已人来人往,林建胜穿一身深蓝色T恤,架一副茶色眼镜,稀疏的头发隐隐泛白,走路时脚步匆忙。指挥部综合组小张告诉我,林建胜原在椒江发改委上班,今年年初抽调到葭沚水城征迁指挥部拆迁二组,和组员们负责葭沚片区征迁工作。我今天要跟随采访的,就是这位林师傅。

8点27分,天气预报实时温度已到31℃,我跟着林建胜钻进车子,他便跟我介绍起目前手头的活儿:对拆迁房进行测量和评估,对户主提出的补偿异议再行校对,这些工作虽繁琐却不棘手;而做拆迁户的思想工作,合理调配公共区块的补偿方案,才是最大的难题。



车子在沚京街边的集圣庙前停下,组员李海刚胳膊下夹着3卷区块地图,地图上标出葭沚片区内所有旧房的位置和户型,已经测量评估结束的用红笔圈出,并注出了户主名字,剩余未标的部分,就是他们接下来要做的扫尾工作。



“你们到我那里望望看,我儿子那一层好像算得不对。”看到林建胜和李海刚凑着看地图,一名踩自行车的大叔支起左脚停下,询问起林建胜。



“老大哥叫什么名字?”林建胜问。



“王正宝,三横王,正确的正,宝贝的宝,黎明新村98幢。”王正宝说。



“我跟你去看看,你先骑过去,我就到。”林建胜说完,迈起步子就往黎明新村走去,我紧跟着,和老林边走边聊,才知道虽然抽调到葭沚才几个月,星明、五洲、黎明新村等几个村,林建胜等组员早已熟门熟路。



王正宝家有两处屋子,补偿调查有争议的,为一间三层楼,是他儿子的婚房,装修好没几年,初次评估核算的赔偿方案不符合户主预期。林建胜安排几名测绘员上楼重测,自己站在门口,和王正宝聊起补偿方案细节。



校对完王正宝家,林建胜往葭沚老街走,一路遇到的大爷大妈,总免不了喊他说说补偿的事儿,林建胜看到有人打招呼就趋步上前,但跟谁讲话都是不紧不慢的样子,哪怕太阳晒到他的脑门上。



10点多钟,低矮民房的阴影已遮不住日头,旧村里一圈圈转下来,林建胜的蓝色T恤早已被汗水渗成一块块深蓝。在葭沚老街一间小卖部,他买了瓶矿泉水,咕咚咕咚喝一大口,又匆匆和测绘员一块儿上街敲门。



挨家挨户走过去,未必都讨得好言好语。有人喊他:“胖子,到我屋里茶吃碗,看你额头都是汗”;也有老人不理解,拿话语来“怼”他:“我就喜欢住老屋,你们干嘛要拆我家房子?”林建胜像是生来一张笑脸,始终好声好气解释给住户听。



半天下来蹿了无数门,林建胜却没进屋去坐过,汗湿的蓝T恤也紧紧贴在身上。这时候,室外温度已经到36℃。11点多,老街居民大多开始烧饭,我跟着林建胜回到指挥部,待下午居民午睡过后,再出发“蹿门”。



7月的天说变就变,上午还火辣的日头,傍晚却浇下一阵大雨,林建胜和组员们躲到屋檐下,走到饭点才回,这一天完成60多户测绘评估,都没白跑。晚上我打他电话确认一些信息时,他正在指挥部开会,准备明天的工作安排。



“葭沚水城南大门180多户已拆完;曙光新村600多户里头协议签了九成以上,计划8月10日腾出屋子;星明村地块400多户今天上午开始签协议,测量嘛已经扫尾了……”细数起这几个月的成果,林建胜觉得还挺欣慰,他对我说,不久后这块新区建好再回头看看,想想现在跑的腿、磨的嘴,肯定觉得值。

项目介绍

台州市飞龙湖生态区位于台州市区几何中心,有着优越的山水资源条件,是台州市绿心生态区总体规划的核心区块,其规划范围包括路桥内环以北的飞龙湖湖区及内环路以南的城市核心区块,面积约28平方公里。



据了解,飞龙湖生态区以内环路为界,分南北两个功能区块,北区将打造为集生态旅游、都市休闲、人文居住等为一体的台州绿色客厅;南区则是以城市绿心为背景,打造为融现代商贸、旅游服务、文化创意等多种功能的综合配套区。



其中,“台州的西湖”——飞龙湖面积约1.8平方公里,处于该区块中心。目前,湖区已完成总开挖面的90%,加深部分正在全面施工。建成后,它每年可以拦蓄绿心范围内1000万立方米径流量的大部分水量,减轻洪水对路桥城区及周围街道的冲击与影响。



记者体验

酷暑在“三伏”的第一天,就给在外奔走的人们来了个“下马威”。尽管是早上8点多钟,我手机上的“墨迹天气”已经显示室外气温已经直逼30度。

迎着热情的朝阳,我在台州市飞龙湖生态区管委会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了位于路桥区桐屿街道的飞龙湖建设工地。



此时,我本次跟踪采访的人物——环湖东路项目现场负责人黄米仁,正在环湖东路建设现场指挥工人进行路面水稳环节的施工。

头戴安全帽,皮肤在火热的骄阳下黑得发亮,身上的衣服在汗水的浸泡下湿透,今年44岁的黄米仁憨厚地笑笑说:“在工地里干了20年,已经习惯了。”



整个飞龙湖生态区建设内容共分为挖湖、基础建设、安置房、绿化等四大块。而黄仁米负责的环湖东路正是基础建设中的一块重要内容。



“目前,湖区已经开挖完成92%,河道工程上半年已完成高新河护岸施工35%。”黄米仁说,整个湖区就剩桐东线这块路基没挖,而这块的开工时间,取决于环湖东路何时完工通车。根据计划,环湖东路将在9月底完工。



从图纸上看,环湖东路位于整个飞龙湖东面,是湖区东面一条南北走向的主干道,南面连接财富大道和内环线,北面连通椒江的现代大道,总长度为3.4公里。



黄仁米说,尽管时下已进入三伏天,但由于距离完工时间越来越近,项目部上下都在“战高温,抢工期”。这几天,道路施工进行到水稳、安装侧石阶段,为了保证质量,他必须在施工现场督促工人们安装要求作业,防止某个环节出现问题需要返工,而影响工期。



“以安装侧石为例,每块花岗岩重约200斤,安装的时候必须保证形成一条光滑的弧线,并且不留有缝隙。”黄仁米说,要达到这个要求,工人们要在酷暑下糟不少罪。



今年55岁的余云富就是其中一名侧石安装工。老石匠出生的老余跟石头打了大半辈子的交道,安装侧石的手艺是出了名的好。只见他先花岗岩一块块搬到要安装的路基边,再用混凝土泥沙打底,细致地将一块块石头固定起来。顺着老余湿透了的背影望去,是一条芝麻灰的长龙乖乖地伏在地基之上。



而此时,黄仁米要做的则是蹲在高达40多度的路基上,抽查侧石是否牢固,石与石之间的缝隙是否尽可能的小。



黄仁米打趣自己和工友们的工作常态是:“干活5分钟,出汗两小时!”但是为了赶工期,他们没有一个人懈怠,从早到晚,一干就是8个小时。



为防止中暑,黄仁米为工人们准备了茶水,以便其随时补充水分。因为在工作过程时,他们要在滚烫的路基上来回走动,所以大家脸上的汗水没断过,衣服也湿透了。“每天要喝四五升水。”黄仁米,虽然喝水多,但上厕所的次数却很少,都随汗水挥发了。

项目介绍

台州市内环路工程(内环南路路桥段施工总承包BT项目),全长约30公里的内环快速路工程,是台州市第一条主车道不设红绿灯的城市快速路。内设九座立交、四座下穿简易立交、两条隧道。道路为双向六车道,设计时速为80公里。项目投资概算36.6亿元,工程建安费27.95亿元。内环快速路建成后,椒黄路绕一圈只需20分钟。工程计划2017年竣工。

内环南路路桥施工总承包bt项目由腾达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负责具体施工,该段总长6.63公里,其中包括1座立交桥,3个人行通道,10个桥涵,目前该工程总完成进度达80%以上。



记者体验



在开始这一天的体验之前,我准备了4瓶矿泉水。跟随项目部工作人员在工地上走了一圈,我包里的水就只剩下两瓶了。然后,在一处正在安装路边侧平石的路段,遇见了这个工地里的普通工人何德张。他皮肤黝黑,面庞削瘦,戴着一顶斗笠,穿着一身厚厚的粗布外套。



在这种正烈日当空的天气里,何德张和他工友们的穿着让我颇为费解。难道仅仅是为了不让阳光直射在他们早已黑如炭抹的皮肤上吗?

我问何德张,在烈日底下做绊料、扛石头这样的粗活,却穿着厚厚的外套,这到底是什么“风俗”。何德张用手上沾了泥土的工地手套擦了擦额头和脸上的汗珠子,一本正经的告诉我:穿厚衣服是为了在扛侧平石的时候不弄伤手臂。



何德张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但在与他的闲聊中,我对他每天的生活还是有了一些基本的了解,而他的生活,也是这片工地上大多数工人的写照。

这是他在内环线工地上做工的第二个月,每天早晨5点,他起床,洗脸,吃早饭,然后披上带着汗味的厚外套,骑着自己的旧电动车,路桥郊区的村庄来到工地上,开始他一天的工作。



目前,他所在的这个工地,路基层的浇筑基本上已经完成了,他所在的小组负责在与台州大道连接段的主线上铺设侧平石,以准备迎接下一个工序——沥青路面的浇筑。



侧平石的材质是花岗岩,每块长为1米,靠中间车道的侧平石高度较高,每块重量在350斤左右,靠两侧路边的侧平石高度较矮,每块重量在200斤左右。这样的石头,何德张和他的几位工友每人每天要铺设100块左右。



这些侧平石在铺设之前,是被垒成正正方方的石堆,放置在路基上面的,何德张和工友们要各自将这些沉重的石头抱到自己的小推车里,运到铺设的位置,然后搬下车进行铺设。

上午的工作时间是6点到10点,气温逐渐升高,气温的作用在穿着厚衣服的何德张和工友们身上体现得特别明显,厚厚的粗布外套和厚裤子都已经湿透了,在往他们身边尚未浇筑沥青的地上不断滴汗。



10点后,他们坐下来休息,吹吹风,喝上一大壶水。何德张说,这样的天气,他一天最起码要喝掉7斤白开水i。



中午吃了午饭,是休息时间。下午1:30,被汗水浸湿的厚外套已经干了,而何德张的下午的工作也要开始了,下午的太阳更烈,这间厚外套很快又将回到上午何德张脱下它时的状态。



原本计划是要跟随何德张在工地上待上一整天,但作为胖子的我,实在难以忍受烈日下的煎熬,在喝完背包里的最后一瓶水之后,我决定早点回去写稿子。



下午3点半,坐上汽车,打开空调,汽车中控屏幕上显示室外温度为43摄氏度。

离开工地前,我决定要拍一张何德张工作时候的照片,他黝黑的脸上浮现出一点点朴实的羞涩。在他的要求下,我拍下了一张他脱去厚外套后汗流浃背的背影照。



他认为自己不是这个工地上唯一在烈日底下辛苦劳动的人,而他的背影却与每一个工友在烈日下工作的背影相同。



项目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工友们的辛勤付出和不懈努力下,工程进展迅速,尽管工期紧张,但完全有信心保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该路段主线通车的任务。而为了在大热天里保障工友们的身体健康,项目部早就备好了消暑药物,并且正在计划准备今年的消暑饮品。

你们辛苦了

为大台州的建设者点赞

记者:高波 王媛媛 徐慧兴

编辑:冯丽丽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武功白癜风医院